第7章 连横合纵套路深

小说:喷神作者:浙东匹夫字数:3614更新时间 : 2018-01-14 15:03:38

    事实上,后世的优酷爱奇艺这样的大牌,为什么在A/B站推出弹幕功能后,没有在一两年内就跟进呢?很大的一块原因,那就是公司大了之后,肉重身沉,尾大不掉。

    凡是想做一些试错型的创新,首先管理层想到的就是担心下面的人瞎折腾、然后在改革中中饱私囊、营私舞弊。

    这样的大公司,这样的ToVC型生意,太担心内部人假借让公司数据更漂亮的大义名分、事实上只为利己而瞎折腾。

    打着**主义的旗子,走着**主义的路子,是为修正主义也。

    比如搞个广告改革,或者拉一个外部传媒供应商帮忙引流。这背后试错失败的可能性是很高的,但那些执行者个人却完全有可能从流量供应商那边收取高额回扣。

    以至于高管层变得畏畏缩缩不敢创新,只敢跟风学习那些小公司小网站由创始人主动发起的成功创新经验,然后用对方试错已经试成功的方式进行跟进——

    既然对方小公司已经试过了、也成功了,说明商业模式和逻辑是对的。要是大公司执行层依样画葫芦还是把事情做砸了,那就没有任何推卸责任的机会了,肯定是大公司的执行层中饱私囊以权谋私。

    该撤职撤职,该移送司法坐牢就移送司法。

    这就是高科技大公司最高决策人本人不太懂运营逻辑或者研发逻辑时,出现大公司病的根源。

    因为他们不知道中层策划干部的“瞎折腾”到底有没有私心。

    是真的全心全意创新做事、然后光荣地失败了?

    还是心怀苟且假装创新,自己捞饱了后、卑鄙可耻地失败了?

    只有小公司的创始人们,那些人的个人利益和自己公司的利益才是永远吻合的,不会尾大不掉。也正是因此,很多创新必须是小公司才有这个魄力来试错和完成。

    当然大公司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要是舍得放手利益,给具体创新层的中层干部分拆公司、独立结算、内部创业,创新创好了,好处的大头要给创新者团队拿。那样还是可以继续内部创新、规避大公司病的。

    但利益分赃有时候很难说清楚,一个事情成功了,外部资源和环境占几成功劳、创新者占几成功劳,算不清,所以操作上很难。一旦创新者对分赃结果不服,就是离职自己创业的局面。

    所以,创新型的小公司只要轻装上阵、够精,不接受外部风投,不让太多核心数据的涨跌和背后的技术逻辑暴露给公众,那些极度依赖“大数据说话”的大公司,就看不懂了,怕了。就会拖延决策,直到真想彻底明朗之后,才敢跟进。

    那样,就一切都晚了。

    这番道理,冯见雄经过自己的加工,原原本本展开在了丁理慧的面前,让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冯见雄最后铁口直断地为大家鼓劲:

    “优酷的古老板,是财务型的创业者。所以,他对于同行的对标,和差异化竞争分析,只有两个标准:第一,对于比他牛逼的同行,只要对方做了某个创新,然后有三四成成功的可能性,他就会马上冒一些风险跟进。

    第二,对于明面上明显不如他的同行,如果对方做的创新,没有大数据对其有效性的支持,那么至少要有七八成的把握,他才敢跟进。

    前者,你可以拿YOUTUBE来类比。如果YOUTUBE做了一件有两三成可能性成功的创新改革,古老板听到了都会马上跟进。后者,就比如我这种NICONICO个人站,他骨子里是看不起我的。也正是因此,我的创新有充分的时间差去扮猪吃虎,等他看懂,已经来不及了。

    对于个人创新者而言,不在聚光灯下,不被同行看好,静静地沉默发展,有时候就是一种优势。大黄易的丁三石,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有多少次后悔了?说巴不得退市别上。

    就是因为黄易上市之后,所有业绩相关数据都必须遵照上市公司管理的相关法律条例,公开给全社会投资者。所以他们偷偷做了哪一步小创新后、取得了多大的效果,同行们马上就可以看懂。同行一旦觉得有效了,立刻就跟风狗一样疯了地扑上去抄抄抄。

    因此,一旦一家公司上市了,它想通过信息不对称型的重大创新、来赢得飞跃式的悄悄扩张,就成了不可能。因为你必须对公众投资人负责,你干的每一件事取得什么效果,这背后的因果关系都能被人推理出来。”

    听完这段话,丁理慧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彻底拜倒在了冯见雄的逻辑之下。

    她刚上贼车时内心的不安,也100%彻底消散,变得信心满满,似乎冯见雄无论让她干什么都能做到,比被成功学洗脑了的状态都可怕。

    倒是一直懵懵懂懂不敢插嘴的马和纱,问出了最后一个疑问:“可是……冯学长,你刚才也说了,‘风险投资人愿意把小公司的成功创新到处吹牛乱讲’,主要是因为‘他们想把自己的股份被估值到一个更高的价格,从而找到出更大价钱来接盘的人’。

    可是,如果真遇到那种和创始人完全一条心的投资人——我也不是说他讲义气,而是真心很看好那个创业者,觉得他五年十年后会成为下一个李彦红——那么,他不是就有可能为了共同利益守口如瓶,不把公司核心创新的效果泄密给投资圈,那样大公司不也就没法迅速盯上了么?”

    冯见雄暗暗点头。

    他知道,之所以马和纱能问出这个问题,并不是因为她水平比丁理慧高。

    事实上,还是因为马和纱太单纯,所以相信人性本善,相信这个世上有不少“志同道合真心为创始人着想的投资人”。

    而丁理慧已经接受了人性本恶的设定,所以压根儿不会有更深入的问题。

    人性究竟本善还是本恶,没那么容易证明。

    不过没关系,以冯见雄的口才,哪怕让他站在“人性本善”这个劣势立场上,他依然可以证明自己的观点。

    “纱纱,我已经不记得第几次说你太单纯了。首先,你把投资人想得太好了,那样的投资人根本是万中无一。我举个身边的例子好了——阿狸巴巴的马总知道吧,我跟他挺熟,他还花钱找我做过两个咨询案,咱经常在一起谈笑风生。

    三个月前他的公司刚刚在港股上市,还是百安居系的卫总帮他搭台的。上市之前,投资人们都拍着胸脯说绝对不抛售坚持,会跟阿狸同甘共苦,结果呢?18块IPO上市的,刚涨到20块、25块的时候,那些投资人确实还仗义,没抛。

    可是再继续往上涨呢?大家看到股价变成30好几的时候,至少八成的小额投资人义气都丢到爪哇国去了,疯狂出货抛筹。所以,你的假设首先有很大问题。

    不过没关系,我退一万步——我就假设世上真有你说的那么仗义的投资人,愿意相信创业者,一直相信下去。这时候又会出现两个新问题,

    首先,如果这家公司已经有好几轮投资人了,天使轮A轮B轮……那么,除非这每一轮的投资人都有你说的那么仗义,他们才会为创新成果守口如瓶。而只要其中有一个想跑路出货找接盘侠,那么这个保密链条就会断裂。所以,这一点就足够又排除掉90%的案例。

    最后,即使真的这家公司只有天使轮或者A轮投资人——比如NICONICO,现在只有我一个外部投资人,而我又恰好相信这家公司有前途,非常坚信。

    你觉得,当这种时候,我都这么坚信它能成功了、坚信到丝毫不为自己的套现留后路。那我会甘于只在早期轮拿10%或者20%的股权么?不可能,如果我那么看好,我肯定会想促成创始人更缺钱、然后才能求着我增资、让我占更多的股份比例。

    如果我守口如瓶,让他不差钱地‘小而美’慢慢扮猪吃虎低调发展,我还怎么逼着他求我继续融资?这时候适当地提醒他‘你这只猪已经演不下去了、有只老虎盯上你了’,他不是才更会求着我增股烧钱么?

    扎克伯格对自己的公司很有信心的时候,他是不会希望自己公司在仅仅只值20亿的时候,就为5亿美元的增资让出20%股份的。他只会希望等公司涨到200亿,那时候他再增资20%就能拿到50亿美元了。

    可是站在彼得蒂尔的立场上,他当然是希望告诉扎克伯格:在你增资20%换5亿的时候,已经有狼盯上你了。你如果现在不拿我的5亿给我20%,你连这条坎都活不过去。

    所以,投资人的敌人,不仅仅是外部的,也有内部的。创始人、投资人、外部竞争对手,这是一个三方博弈的复杂系统。不看好的东西谁都想骗着对方来接手,看好的东西谁都想闷声发大财增持,每个人的枪口既要朝外也要对内——因此你说的创始人和投资人精诚合作、完全100%一条心,是永远不可能存在的。

    除非,那家公司像我的NICONICO一样,不仅只有我一个外部投资人,而且我还能把创始人团队中那些不和我一条心的、有想法的创始人给……呵呵呵掉。”

    孙刘联合抗曹,那是不存在的。真要有成功趋势的那一天,孙权肯定会先偷袭关羽。

    所以,联合抗曹,只有先把邻居吞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aiqi.net。来奇网电子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qi.net

相关推荐: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

如果您是相关电子书的版权方或作者,请发邮件至kpsanmao@hotmail.com,我们会尽快处理您的反馈。

来奇网电子书版权所有-辽ICP备13002105号-7-